搜索
返回
燎解:央行降准&减税降费对基建影响

燎解:央行降准&减税降费对基建影响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在假期诸多重大不利消息的情况下,中央决策层接连出手:央行公布降准,释放相当于7500亿的增量货币到银行体系;安排财长接受官媒采访,誓言加推减税降费为主的积极财政政策。


blob.png


有人将本次降准称为“宽货币”,我认为“松货币”可能更准确。此次松货币主要目标是解决实体经济流动性匮乏,尤其是纾缓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在信用收缩环境下被挤出的问题,但“松货币”到“松信用”的传导目前仍阻隔重重,预期收效恐不大。因为严格地方政府债务管控和违规融资的政策口径与执行并未放松,预期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难以直接从银行获得融资支持,各种非银社融通道的融资额处在下滑状况,基建融资难还是比较普遍!唯一一个可见受益的通路是银行在监管部门调整风险资产权重系数后,受鼓励购买地方政府专项债,从而为地方基建项目泵送资金。但这条路今年总额仅1.35万亿,其中有部分可能存在“专项不专”的现象,实际用于置换前期债务或偿还拖欠工程款,余下可用于新增“补短板”项目的专项债资金和全年10多万亿基建投资需求相比,是杯水车薪。需要政府未来付费的PPP项目仍受困于隐性债务审计定性和财承上限问题,导致地方政府不敢加力推PPP,迅速缓解地方基建投资乏力难指望PPP。


因为立法程序及征管调整的时滞特点,减税降费是见效比较慢,企业不太容易很快有“获得感”的措施,当然,减税降费是能够刺激市场主体的供给侧改革好措施。基建项目和企业在流转税、利得税等方面能否有明显的降税费效应,还取决于财政部部长提及的设想能否落地、何时落地,怎样落地的未来具体减税降费政策。